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金牌助理:影帝成長路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好了
    陸劭南的助理把顧白的包還給了顧白,顧白從包里掏出手機一看,手機電一格都沒有開機都開不了,無奈,只能把手機又丟包里不去管。

    “蔓雅姐的老公好像過世了,我來的那天好像就是葬禮......”她對陸安辰說道。

    “韓哲死了?”陸安辰很驚訝。

    “韓哲這個名字好熟悉啊,非樂的老板?”顧白驚呼,非樂和星雅的兩個老板居然是夫妻!

    “我要去問下這件事。”陸安辰說,隨即他去找陸邵南的助理了。

    顧白并沒有跟過去,她站在醫院大門口等著陸安辰回來。

    剛才說到葬禮,她恍然想起自己和龔先生說要去葬禮上問事情的,結果卻因為車禍沒有去成。

    也不知道龔先生那邊怎么樣了,這兩天都沒有和他聯系……

    輪船!!完了,兩天沒聯系她們的輪船肯定沒了,三年啊,一千多天的的輪船沒了!!

    顧白緊緊的捏著包包,內心非常的難過,眉頭緊緊的皺著。

    陸安辰回來就看到他的小助理眉頭緊皺,腦袋低垂著。

    “久等了,我們直接去《妖怪》片場吧。”陸安辰道。

    問言,顧白忙點頭應聲,“好。”

    兩人快速的離開了醫院,顧白回頭看了一眼,這是一個裝修特別像別墅的私人醫院,周圍茂密大樹環繞,看起來陰森恐怖極了。

    這個處在郊區森林里的醫院,比起上次陸安辰帶她去的郊區醫院,這個醫院更加的恐怖可怕。

    誰能想到,森林深處還有那么一個裝修豪華的私人醫院呢。

    據陸安辰說,這個醫院是陸邵南為一個人女人專門建的,建來囚禁和治療一個瘋女人三年。

    “是為醫學瘋狂的女人嗎?”顧白問道。

    陸安辰搖頭,面無表情的道:“不是,是被陸安辰逼瘋的女人,他現在的夫人。”

    原來…這瘋女人就是陸邵南的夫人,陸安辰的親媽啊。

    關于他媽媽的事情陸安辰第二人格從來不愿意多說什么,她也不敢多問,怕讓陸安辰回想起些不好的記憶生氣。

    眼前的是陸安辰的主人格,主人格十歲以前的記憶都比較模糊,那么她問主人格的話,是不是還可以幫助他回想起那些模糊了的記憶?

    顧白在心底思考著,忽的,陸安辰出聲問她:“你是不是有些好奇我經歷過什么?”

    見心底想的被戳穿,顧白瞬間變得有些膽小不敢問了,她手在腿上來回磨著緩解略微有些尷尬的情緒。

    對陸安辰磕巴的說道:“那個……你要是想說就說,要是感覺難受的話就算了吧。”

    “我想,你要是說的話,就邊說邊想了,想著說著說不定就能把那些模糊了的記憶整清了。”

    “我知道你關心我,那你應該告訴我那天陸邵南叫你去說了什么。”

    這兩天陸安辰沒少問顧白那天和陸邵南的談話內容,她每次都找理由搪塞過去,現在…自然是繼續找理由了。

    顧白想了一下,對陸安辰說道:“他問我你第二人格是怎么形成的,他說他沒查到。他真的沒有問我什么其他的,這是在關心你呀。”

    陸安辰笑了,這個理由他是不會信的,要是真的話,他前面兩天里面問了那么多次為什么沒有這么說?

    而是現在才這么說,順著他的話找理由來搪塞他,他的小助理真的是厲害,跟著他的第二人格都學壞了呢。

    “是嗎?他當然得關心我了,我要是死了,要是治不好人格分裂癥,要是讓家族里的人知道了我有精神病,他的位置就不保了。”陸安辰冷笑著說道。

    “前面你同我說過第二人格的形成,你說的沒錯,都是因為那些事情。”

    顧白垂眸繼續說道:“在你消失了快半年里的時間,第二人格最不愿意提起你們小時候的經歷。你們唯一說過的,都是被囚禁于小黑屋的經歷。”

    “我的童年是不愉快的,他來自我心底的黑暗處,你善良淳樸他自然也不會說那些不好的,不開心的,說了說不定你還難受了。”陸安辰臉上有著很淡的笑容。

    “有些事情說出來之后,會不會突然就覺得釋懷了,不難受了呢?”

    顧白心里對陸安辰這個人,不管是主人格還是第二人格都感到很愧疚。

    她想要幫助他們早點從哪些不好的記憶中解脫出來,這樣陸安辰的兩個人格都能解脫。

    “你可見得我是個大方釋懷的人?”陸安辰挑眉問,他對顧白微笑著。

    從陸安辰的笑容里,顧白立馬就察覺到自己說錯了話。

    她沒有經歷過他所經歷和承受的苦楚的,憑什么在這里說他心胸狹窄或者心胸寬闊的話?

    顧白急忙道歉:“我不是那個意思,很抱歉我說錯話了。”

    陸安辰安撫的摸了摸顧白的發的話嗎?”顧白道。

    “打報告就打報告唄,你害怕嗎?”

    “不害怕,晚上我們再好好討論事情吧,沒幾個月就快一年了,我當初對你承諾過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
上海11选5技巧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