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天唐錦繡 > 第六卷錦繡山河 第二百五十三章 松贊干布的算盤
    廳堂之中,盧氏正與蕭淑兒說話,見到房俊進來,當即一招手,一臉喜色道:“二郎快來!”

    房俊入內,坐到盧氏身邊的椅子上,笑問道:“母親有何喜事,這般高興?”

    一旁的蕭淑兒便抿著嘴唇羞澀的垂下螓首……

    房俊一愣,盧氏嗔怪了一句:“你個沒良心的!”說著,握住蕭淑兒的手,喜滋滋道:“淑兒有喜啦!”

    房俊心里一跳,看了一眼蕭淑兒,問道:“當真?”

    蕭淑兒粉面羞紅,輕輕頷首。

    房俊便咧開嘴笑起來,一股喜悅自心底升騰而起,蔓延全身,似乎比不得當初高陽公主與武媚娘懷孕之時那般驚喜,畢竟不是初為人父,但卻更多了一種濃濃的慰籍。

    華夏民族從古至今,都崇尚子嗣,注重繁衍,這也是這個民族能夠始終興滅繼絕的主要原因之一。

    誰不想兒女成群、四世同堂呢?

    只不過后世那看似繁華的經濟、進步的社會卻早就了巨大的生存壓力,多少夫妻想要生個二胎,但是斟酌一番培養成本,只能望而卻步。

    但是如今他完全沒有這個壓力,說一句富可敵國都不夸張,庫房里的銅錢車載斗量幾輩子也花不完,自然要使著勁兒的生兒育女!

    盧氏拉著蕭淑兒的手,叮囑道:“平素舉止行動都要格外小心,萬萬不可大意,這可是半點都輕忽不得的事情!為娘稍后便吩咐府里的廚子,每日給你燉一些滋補安胎的湯水,你就什么都別想,安心的待在府里安胎。”

    見到蕭淑兒乖巧的頻頻點頭,盧氏甚為滿意,又回頭叮囑房俊:“還有你,淑兒有孕在身,你可別不管不顧的胡來,若是憋不住就去尋你那些個妻妾婢女,萬萬不可禍害淑兒,傷了她的身子老娘跟你沒完!”

    蕭淑兒羞不可抑,一張俏臉紅的滴血,尖俏的下頜快要埋進胸膛里。

    房俊一臉尷尬,無奈道:“瞧瞧您說的,您兒子難不成是禽獸不成?”

    盧氏剽悍道:“男兒都是一個樣,有一個算一個,根本就禽獸不如!”

    房俊敗退:“謹遵母親吩咐,萬不敢越雷池一步,若違母訓,任憑責罰。”

    “這還差不多……”

    盧氏哼了一聲,又回頭叮囑蕭淑兒懷孕期間諸般注意事項,事無巨細,不厭其煩。

    好半天,才意猶未盡的離去……

    ……

    紅燭高燃,帷帳高臥。

    沐浴過后,房俊摟著自家小妾在床榻上,大手不時的撫摸著尚未顯懷的平坦小腹,心中一片安寧喜樂。

    升官發財,生兒育女,大抵是人生最快意的事情了,沒人能抵擋得住這般喜悅。

    蕭淑兒清麗的臉頰在燭光映照之下倍添嫵媚,眉眼如畫神情溫婉,枕著郎君健碩的胸膛,一雙秀眸微微瞇起,柔聲細語道:“郎君,淑兒好似在做夢呢,心里又是快活又是害怕,唯恐這一場夢霍然醒轉,重新回到以往那種孤零零的時候……”

    房俊奇道:“怎么就孤零零的?以往你也是蕭家嫡女,好歹亦是南梁皇室血脈,難不成蕭家族人還敢對你不敬,苛待于你?”

    蕭淑兒嫩滑的臉蛋兒在他胸前蹭了蹭,很是舒服的哼哼一聲,說道:“苛待倒是未曾,只不過到底隔了血脈輩分,冷漠疏離是肯定的。在江南那個家里,我就像是一只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享受著鐘鳴鼎食榮華富貴,卻并未感受到多少親情。”

    說著,她小腦袋拱了拱,尋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纖細的手指輕輕的婆娑著,夢囈般道:“我知自己終究逃不過聯姻的命運,只能祈求上蒼垂簾,不要嫁給一個不學無術粗魯鄙薄的紈绔子弟就好,哪怕年歲大一些,亦要滿腹經綸才華橫溢……”

    房俊故作驚詫:“哎呦!那可不好,蕭姑娘嫁給全長安城最蠻橫的那個棒槌,上蒼沒聽見你的乞求啊!”

    “不要鬧!”

    蕭淑兒嬌羞的嗔了一聲,在房俊胸口撓了一下,揚起下頜,一雙秀美的眸子癡癡的望著郎君的面容,柔聲道:“上蒼肯定聽見了!不然,為何會將我送到一個不僅才高八斗、詩詞雙絕,且豪勇蓋世、驚才絕艷的大英雄身邊呢?”

    少女懷春,情竇初開,誰不憧憬著能夠有一位英俊瀟灑、知情識趣的如意郎君能?然則世間之事不如意者常八九,在那每一個少女都曾有過的夢里,卻不曾有幾人能夠實現。

    在被當做貨物一般嫁出去,甚至與自幼長大的小姐妹因此而反目成仇,蕭淑兒一度對自己的未來抱以悲涼之預感,卻不料這位在外聲名狼藉的郎君,卻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男兒漢!

    那種漲滿胸臆的喜悅,絕非筆墨所能描述萬一。

    如今更是藍田種玉、喜獲麟兒,她只覺得似乎自己之前十幾年的孤單凄楚都是為了下半輩子做的鋪墊,將苦都吃完了,剩下的自然都是滿溢著的幸福。

    房俊將她嬌小的身子摟在懷中,心中也自感慨。

    男人果然是濫情的動物,他喜歡高陽公主的高貴大氣,也喜歡武媚娘的嫵媚優雅,更喜歡蕭淑兒的嬌俏秀麗,甚至于長樂公主的端莊清麗……果然,每一個男人,都是一個潛伏著的渣男。

    *****

    當大唐百姓尚且沉浸在國富民強的盛世華彩之中,吐蕃高原上卻已經迎來了漸涼的秋風。

    年近而立的松贊干布面相黑瘦,濃眉如刀,一雙眼目有若鷹隼一般銳利,并不高大的身材勻稱健碩,就只是負手站在那里,也有如對面的紅山一般雄渾聳峙,無懈可擊!

    此刻,他正揚起手,指著紅山頂上一幢紅色的木樓,意氣風發道:“吾要在此山之上修建殿宇九百九十九間,連同那山頂紅樓共計一千之數,連為一城,以此作為賀禮迎娶尺尊公主,以夸后世!”

    身后數十名吐蕃武士皆被贊普的雄偉風姿所傾倒,振臂高呼:“連為一城,以夸后世!”

    聲徹云霄,在空曠的原野上震蕩不休,滾滾流淌的吉曲河愈發翻涌激蕩。

    但是站在他身旁的祿東贊卻苦著一張臉,不得不上前,聞言勸諫:“贊普,與泥婆羅聯姻之事,臣認為可以先放一放,當務之急,應當再一次派遣使者前往長安,向大唐求親,并且與大唐修訂諸般條約,兩國互為睦鄰,永世和好……”

    他知道松贊干布心心念念與泥婆羅聯姻,因為所有的藏人都有著用一個信仰,與泥婆羅聯姻何以加強吐蕃與天竺教派的緊密聯系,使得贊普的統治更加堅實。

    然而他卻并不贊同。

    泥婆羅與大唐,一個代表著信仰的力量,能夠幫助贊普穩固統治,增加藏人的凝聚力,另一個則代表著文明與財富,能夠給吐蕃帶來繁榮與擴張。

    但是現在,大唐早已經不僅僅只能帶來文明與財富,更攸關吐蕃之生死存亡……

    松贊干布自然明白祿東贊之意,卻不以為然的說道:“這是并行不悖的兩件事,何必予以取舍?吐蕃與泥婆羅的聯系更多,尺尊公主迎娶過來之后大可以住在吾為她修筑的這一座紅山上的宮殿里,而大唐若是肯將公主嫁過來,自當索要書籍工匠以為陪嫁,名義上給予王后之身份,令其擇地另居即可,反正大唐與吐蕃素無往來,其中內情,誰會知道?”

    祿東贊有些冒汗。

    這位贊普可真是敢想,如此一來,即得到了泥婆羅在信仰上的支持,又得到了大唐最先進的知識與技術,吐蕃不僅穩固統治,更為將來的擴張夯實了一切基礎……

    他不得不提醒道:“但是,您所說的情況,早已是過去了。如今吐蕃各地皆有漢人駐扎,初始之時或許他們不能融入,對于吐蕃之內情不甚了解,還能夠糊弄的過去,但假以時日,您這般腳踩兩船,豈能瞞得過人?大唐如今兵鋒無敵于天下,驕兵悍將不容一絲輕侮,若是知道了您的做法,怕是即刻便能興兵來犯,總是高原天塹,亦無法隔阻唐軍之殺意!”

    松贊干布哼了一聲,道:“他要來?那便戰!吾吐蕃雄兵數十萬,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祿東贊嘆息道:“怎么就尚未可知呢?臣敢斷言,吐蕃必敗!且是必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慘敗,大唐雄師將會如入無人之境,一路摧枯拉朽直抵邏些。”
上海11选5技巧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