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豪門蜜愛,重生天價女王 > 第394章 驚喜
    “我怎么可能怪呢?”王安妮的目的十分明確,她想要取代嚴蕊成為王子朝的妻子,也想成為身份高貴的富家太太,所以不管王子朝以前是怎么想的,她都得讓他慢慢明白,自己對他絕對會很溫柔的,也會讓王子朝慢慢的更加貼近自己。

    “如果不是,我現在還要跟那些討厭的人住在一起,說不定還要受欺負,我對只有感激和愛,怎么會怨?”王安妮低下頭,輕聲道:“可能在別人眼里,我就是圖的錢,可是如果那個人不是,就算有再多的錢,與我何干?”

    王安妮這種理論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我愛他,要不然怎么不圖別人的錢,只圖他的錢呢?

    但是很顯然,王子朝還是很受用的。

    “要是天天能這么輕松就好了。”王子朝嘆了口氣,躺在沙發上,一邊任由王安妮幫自己抹藥一邊說道:“我以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覺得嚴蕊是個好女人,所以那個時候我跟前妻離婚,然后娶了她,后來才發現自己才是真的引狼入室。”

    “原來還有前妻啊?”王安妮聽到王子朝的話,不禁有些好奇地問道:“的那個前妻現在在哪里了啊?”

    “去m國了,聽說嫁了個老外,然后還生了倆兒子。”王子朝說著這里,頓時憤憤不平地說道:“說她是不是故意的,跟我結婚那么多年,連個孩子的影都沒見到,結果轉頭嫁給那個老外,竟然連著生了兩個兒子,這不是故意打我臉的嗎?”

    “還有這樣的事情,這個女人可真是有心機,那個時候她肯定也不愛,所以才會這樣傷害吧?”王安妮雖然這么說,可是心里卻忍不住咯噔一下,這個王子朝不會是不能生吧?

    他前妻跟他一起那么久都沒有孩子,這嚴蕊嫁給他也那么久,同樣沒有孩子,難道說真的是他不行?

    “我跟嚴蕊結婚以后,鉚足了勁兒想讓她好看,結果嚴蕊非得不要孩子,說什么生孩子會身材走樣,又不喜歡肚子上有什么妊娠紋,怎么那么多事兒……”王子朝根本沒想到王安妮竟然會那么想,頗為憤憤不平地說道:“最關鍵的是我本來就只剩自己了,要是在沒后代,說以后誰給我養老送終?”

    王安妮給王子朝涂藥的手微微一頓,隨后湊到王子朝耳邊低聲道:“我有個驚喜給看。”

    “什么?”王子朝抬眸看著王安妮,有些不明所以。

    王安妮起身走到臥室,沒一會走了出來,手里拿著的正是驗孕棒。

    “這什么?”王子朝接過來,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王安妮的手臂問道:“真的懷上了?”

    “怎么,還不相信我?”王安妮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問道:“是不是覺得我肯定不是真心實意的跟著對不對?說到底,還是不相信我,算了,我去打掉好了,免得還成天覺得我是另有所圖……”

    “別別別!”王子朝連忙拉著王安妮,激動地說道:“怎么不早點告訴我,我這是高興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想要個孩子,安妮,放心把孩子生下來,我以后的財產全都是他的!要是生了兒子,一個我給二百萬!”

    “這是說什么呢!”王安妮頓時開心不已,但還是狀似嬌羞地說道:“難道生個女兒就不要了?”

    “要是女兒……”王子朝搖搖頭,砸吧砸吧嘴說道:“我覺得女兒不行,老子心心念念想著的可是兒子,要是生個女兒,那還得再跟老子繼續生,直到生出兒子為止。”

    “我看就是個兒子迷!”王安妮白了王子朝一眼,隨后扭身裝作生氣的樣子說道:“我怎么以前沒發現這樣啊,我肚子里懷的難道不都是的孩子?要是個女兒,難不成還扔了不成?”

    王安妮現在也不過是給王子朝打個預防針,畢竟現在她肚子里這塊肉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她當然希望是個男孩,可是萬一呢?

    要萬一是個女孩,那自己的計劃不全都落空了?

    “好好好,現在說什么都是對的。”王子朝現在當然什么都依著王安妮,當下哄騙著說道:“放心,放心,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只要是肚子里的孩子,我都喜歡,行不行?”

    “這還差不多。”王安妮得到了王子朝的保證,這才心滿意足的笑了,兩個人又說了好一會話,王子朝打算明天一早帶王安妮去醫院檢查,所以催著她早點休息,可是直到王子朝打起呼嚕,王安妮也沒有睡著。

    “子朝?”王安妮小心翼翼的叫了一聲,見他依舊呼嚕震天,這才拿著手機悄無聲息的去了客廳的陽臺,撥通了一個電話之后,壓低聲音說道:“我都按照說的做了,可是萬一咱們的孩子生出來是女孩怎么辦?”

    “不要擔心,有些事情我會安排妥當的。”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安慰聲,“只要穩住那個男人,剩下的都交給我。”

    “他明天會帶我去醫院檢查。”王安妮低聲把醫院的名字告訴了對方,隨后才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免得他醒了。”

    掛掉電話以后,王安妮將通話記錄刪掉,然后又把手機關機,折回臥室,看了看還在打呼嚕的王子朝,當下微微嘆了口氣,這條路,她到底該不該這么走?

    可是一想到那個人做出的承諾,王安妮緊緊握了握拳頭。

    不管發生什么事,為了她的將來,她都要好好把握住這次機會,誰也不能阻擋她!

    ……

    另一邊,薛曉澤正掙扎著要往外跑的時候,薛曉柳直接拉開了保姆車。

    “哎呦,我的天,可算來了!”正扯著薛曉澤的高子瑜頓時松了口氣,這么一松手,薛茹他們幾個也沒抓住,結果薛曉澤直接沖出了保姆車,差點一頭栽到地上去。

    要不是薛曉柳眼疾手快的拎住他的衣領,怕是臉都要摔花了。

    “給自己聽。”薛曉柳把薛曉澤直接扔回了保姆車,隨后把手機打開放在一邊,再次關上了門。

    韓雯影的聲音傳來出來……

    薛曉澤一開始還在掙扎,但是聽到韓雯影說的那些之后,慢慢的安靜了下來,整個人都呆呆傻傻的,看上去好像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聽到了?”薛曉柳關掉了手機錄音,淡淡的開口道:“從一開始他接近就是有目的來的,還以為她真的是喜歡?再跟交往的同時,她還有好幾個金主,所以以后別總是傻乎乎地往上湊了好不好?”

    “這不可能!”薛曉澤好像是被刺激到了一般,頓時站直了身子,可是保姆車沒有那么高,結果害的他瞬間碰到了頭,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當下又捂著頭喊道:“肯定是們逼迫她的,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說出這么多違心的話來?”

    “看來,這藥物的作用還真是嚴重。”高子瑜忍不住在后頭探出頭來,看著薛曉柳問道:“不是醫生嗎?不行給他洗胃吧?說不定等到藥物散盡了,讓他跟她在一起,他也不樂意了。”

    “我跟他談談。”就在這個時候,葉未晚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們先出去等等,我跟薛曉澤談一談。”

    “這……”封黎有些猶豫,這薛曉澤現在怎么看都不像是個正常人,這么做真的好嗎?

    “讓他們聊聊吧!”薛曉柳現在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要是顧珂在這里,他肯定第一時間就去找小嫂子了,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薛曉柳這么說完,高子瑜他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紛紛都下了車。

    當然,薛曉澤也想下車,不過讓薛曉柳給推回去了。

    “到底想做什么?”薛曉澤見車上只剩下葉未晚和自己,當下防備地看著她說道:“我告訴,我跟不熟,要是想污蔑小影,我是根本不會聽的。”

    “我沒打算說什么。”葉未晚看著薛曉澤,只是淡淡的開口道:“我給講個故事吧!”

    薛曉澤想要反駁,可葉未晚根本不管他,自顧自的說起來之前他們一起經歷過的事情。

    一開始,薛曉澤還想打斷,可是慢慢的,他就不說話了。

    因為葉未晚說的那些情景,他全都經歷過,可是每個場景都是他自己,并沒有葉未晚。

    但是偏生葉未晚說的跟他記憶中的絲毫不差,也就是說……這說明,自己的記憶的確出現了偏差。

    “還記不記得當初從墓中逃走的那個人?”葉未晚笑了笑,隨后好似想起什么一般地問道:“其實,后來我還見過他一次,他來看過我的生日會,還差點帶走我,如果不是當時顧珂在,說不定我就被迷惑了。”

    “那個人不是能控制人的意識的嗎?”薛曉澤的腦海中好似閃過一道光,就好像有什么東西破碎了,頓時有些緊張地問道:“他為什么還要針對?難道說當初在墓里,他想帶走的人其實就是嗎?”
上海11选5技巧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