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在火影畫漫畫 >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大蛇丸就是死,也不會……
    “臭小子,出去招呼都不打一聲?”

    才剛回到村子,三代馬上就找上門來,估計先前找赤羽有些事情,才發現這小子人已經不在這邊。

    這不,人都到漫畫鋪堵著了。

    赤羽尷尬地笑了笑,然后解釋說:“有事出去了一趟……”

    三代想抽煙,但注意到休息室內到處都是紙張,愣是將煙桿放回去,沒好氣地說:“去辦公室談吧。”

    “好嘞。”

    赤羽沒二話。

    本來按照規矩,任何忍者離開村子都要在警衛隊那邊報備,或者找三代火影說明緣由。

    不過這趟,他很清楚,自己要告訴上頭,鐵定是去不成的。

    更何況……

    里邊多少有一些內容是不適合告訴別人的。

    二人到辦公室,三代取出一份卷軸說:“這是雨隱村那邊送來的信件,是半藏手筆,他聲稱自己遇見了宇智波斑。”

    斑?

    不可能。

    赤羽微微一怔,然后接過來看了一下。

    上面對斑的描述語焉不詳,顯然半藏并沒有真的看見斑,他想了一下問:“這活您不應該跟老師談嗎?”

    三代冷眼瞥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團藏負責砂隱村那邊,讓我跟你談。”

    “唔……行吧,要讓我說的話,半藏看見的斑絕對是假的,因為真正的斑前段時間一直在川之國,我回來之前還跟斑打了個照面。”

    赤羽說著將自己這趟出去的情況說了一遍。

    當然。

    角都的事情,他暫時略過。

    “你明知道斑在川之國,還刻意去那邊找斑,怕自己命不夠長嗎?”

    三代很生氣。

    毫不客氣地說,赤羽是木葉未來中非常重要的一塊基石,他要出什么不測,他跟團藏都會非常難過。

    因此像單獨面見斑這種事情,從他的角度是絕對不可能同意的。

    正是因為這一點,赤羽才沒有提前跟三代說明,而是選擇孤身一人前去川之國。

    面對三代的呵斥,他只能點頭哈腰受著,畢竟三代也是不愿讓他涉險,才會知道這件事后如此激動。

    一陣狂噴后,三代氣也消了一些。

    他坐著一邊抽煙,一邊腦中思索赤羽帶回來的情報,良久后才又開口:“砂隱村派了二十多支小隊,這個我們的偵察隊都有發現,不過斑竟然還在川之國……”

    “現在可能會去風之國。”

    赤羽提醒了一句。

    斑的目標是不是人柱力還暫時不好說,但風之國肯定是眼下最適合斑去的國家之一。

    廣袤、人煙稀少,適合隱藏自己。

    當然,環境確實也相當惡劣。

    三代點點頭,這點他同樣有考慮,按照這么說,那么出現在雨隱村的就不是斑,大概率可能是黑絕。

    他想到這里,又有幾分憂慮。

    半藏稱號“半神”的由來可不是靠威望、名聲,而是實打實的力量,這個人一旦站在斑和黑絕一方,那么后果不堪設想。

    雖說現在半藏還給他們送情報,但光憑這份情報就確定雨隱村的立場,那也太過果斷、愚蠢了。

    赤羽眼觀鼻、鼻觀心。

    黑絕的事情,他確實沒想到……

    就算分道揚鑣,依舊“熱心”地給斑瘋狂拉贊助商,簡直是忍界好隊友,斑自己看了都要“感動落淚”——

    黑絕這廝害我之心不死!

    去拉攏雨隱村的舉動,看似是幫助斑增強實力,但另一方面也將斑還活著的消息透露出去。

    這消息散播出去,大家就會注意到這位叱咤忍界的傳奇人物。

    人總有力盡之時,何況斑年級已經很高了。

    這么看,黑絕估計真的跟斑鬧掰了。

    他想了數秒,最后將自己的結論跟三代分享,得到了三代的點贊好評。

    這些三代未必就想不到。

    只不過他的思緒更多在半藏的問題上,而沒有思考黑絕舉動中隱含的信息。

    一番言談,赤羽準備離開辦公室。

    此時,三代才恍然想起件事:“對了,大蛇丸今天人回木葉,你負責去接應一下,免得邪神教的人找這時間動手。”

    “好的。”

    回來的人手肯定不是全部,雖說大家已經知道如何對付邪神教教徒,但人數太多依舊人力不足。

    接應是必要的。

    不過赤羽想到,自己似乎才在漫畫中把大蛇丸給“畫死”。

    這……

    見面后,大蛇丸恐怕臉色會不太好。

    想了一下,他開口說:“我提議讓綱手一起去,跟邪神教戰斗,忍者們受的一些傷勢應急治療術可能沒辦法完全解決。”

    “嗯,你自己去聯絡。”

    三代點頭。

    拉上綱手,氣氛好歹沒那么尷尬——雖說八岐之術確實很丑很惡心,而那些確確實實是原本大蛇丸以后的得意禁術。

    綱手現在基本每天都在醫院,她年紀不大,但醫療忍術上的天賦確實無人能及,在這方面的造詣可能比轉寢小春都要稍微高上一些。

    再度會面,赤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變化。

    查克拉氣息減弱,同時陰封印氣息增強不少,顯然最近并沒有放下關于創造再生的禁術研究。

    跟綱手說了一下事,她欣然接受。

    下一秒,飛雷神發動。

    看到赤羽,大蛇丸確實怨念滿滿。

    雖然是任務途中,但火之國內部想買到漫畫并不困難,因此他不止看了漫畫,還把劇情補到了最新階段。

    于是……

    跟角都一樣,大蛇丸親眼見證了“自己”的死亡。

    角都至少死在一堆人圍毆之下,雖說死得苦狀萬分,但好歹牌面十足,大蛇丸呢?

    吞噬佐助,結果精神意志不如被手把手教出來的徒弟,導致自己的意識空間被侵染、反殺。

    太蠢了!

    大蛇丸看到漫畫中的結局,腦中只有這三個字,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我大蛇丸就是死,戰場上被殺,年邁老去,也不會去研究這種雞肋而丟人的術!

    當然。

    這是大蛇丸現在的想法,至于以后會不會出現“真香”之類的反轉,即便他自己也無法確定。

    不過有個臺詞大蛇丸很贊同。

    他渴望知道世界上所有的道理,希望能明白一切未知的東西,想了解所有存在的意義。

    從這方面想,追求長生倒也不是無法理解。

    由于綱手的存在,大蛇丸沒在這事上多糾結,寒暄一陣后立刻興奮地帶綱手和赤羽去“參觀”這一趟的戰利品——一堆活著、被封印的邪教徒。

    不死者最多,其余變大、恢復能力加強等能力者也有搜集。

    赤羽再見到這些不死者,有不少已經被重新組裝、縫合,但無一例外都四肢全無,如人棍一般被關押在封印術構筑的小囚籠內。

    大蛇丸解釋道:“他們的不死跟飛段有細微的差別,四肢這些分離很久都沒事,但頭部分離超過半小時就會死亡。”

    “老了不少,只是半成品。”

    赤羽很快發現不同之處。

    這些人比上次年邁不少,看來這種不死能力,代價同樣是生命。

    這也正常。

    對邪神教來說,生命恰恰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他又是什么能力?”

    綱手指著一名被簡單捆綁的邪教教徒。

    “自愈,他的自愈能力來自邪神的查克拉,想要維系這種能力,就必須在使用過程中遵循邪神教的規則進行儀式,算是我們遇見次數最多的能力,你看……”

    大蛇丸說著,捅了那家伙一刀。

    這名邪教教徒明明處于昏迷,但刀子拔出來后,他身體自動開始恢復。

    早在當初中忍考試,赤羽跟大蛇丸就遇見過這能力。

    不過現在,邪神教顯然進行了改良。

    它的能力消耗更低了。

    但對綱手來說,這種能力有相當高的研究價值,她觀摩了良久,最后興奮地說道:“這幫邪教徒還真有意思……”

    隨后,她掏出手術刀,又捅了幾刀。

    接著,大蛇丸領著綱手“參觀”了各種邪教徒,每次兩人都會動手“實操”演練。

    那些跟隨一起看押過來的同伴一點都不覺得興奮,光大蛇丸跟綱手的話題和動作,就讓他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就是忍術研究嗎?

    太恐怖了!

    大蛇丸注意到他們的表情,想了一下后說:“有赤羽在,一半人可以選擇回前線,加上邊境防守,避免邪教徒越境擾亂我們火之國。”

    “是!”

    一群人興奮大喊。

    但隨后大家想到一個問題,名額只有一半,誰去誰留?

    天才的另一面就是瘋子。

    大蛇丸這段時間對邪教徒各種能力的癡迷研究,讓不少同伙都害怕、恐懼,對此他自己也心里有數。

    因此看到這一幕,他思考再三又說:“留下幾個護送的,其余都回去吧。”

    “是!”

    護送的人員挑選就簡單了——十名精英下忍被留下來。

    沒辦法,誰讓他們是下忍,又沒有鳴人的逼格、實力。

    至于邪教徒會不會搗亂的問題,大蛇丸絲毫不擔心。

    這么信任我,真謝謝你啊!

    眾所周知,赤羽最討厭干活和麻煩,特別像這種細碎的活,能有選擇的話他絕對不會接。

    可大蛇丸都這么說了,他還能說啥?

    得,今天你最大。

    赤羽默默接受,然后放開感知能力,查看周圍狀況,免得意外發生。

    :。:
上海11选5技巧买法